搜索

首页

名人访谈 | 做而不求,大道至简——访画家贺文清

作者: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0-11-11 15:18:36


近日,记者在雁儿湾艺术区见到了画家贺文清。也许是名如其人,他看起来文质彬彬,又有一种艺术家特有的清冷之感。工作室的墙面上挂满了他的作品,还有在画架、工作台上放着未完成的画作。记者看到,与其他艺术家不同的是,他的作品并没有统一的风格,从画面的内容来看,文化元素也比较多元,虽然是写实但谋篇布局很有自己的思考,显得新颖而独特。




贺文清出生在甘肃陇南宕昌县城。贺文清说:“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双职工家庭,上小学时,我见到一个同学用铅笔在画一个奔跑的人,他画的非常生动,让我羡慕不已,心想也产生强烈的想要学画画的想法”。他的父亲也看出了他想学画画的意愿,但当时整个县城没有一个专业的美术老师,于是他的父亲出差时买来了全套《芥子园画谱》,贺文清就开始了梅兰竹菊和山水树石的描摹。“所幸的是,我家当时住在邮局大院,周末我就可以去邮局的分拣室玩,帮助分拣室的叔叔干活拆邮袋,这样就可以看到最新的各类杂志,当时就有《连环画报》《富春江画报》《江苏画刊》这几类杂志,也是当年最为活跃、最具代表性的艺术期刊,自己也学会了从人民美术出版社邮购艺术、绘画类书籍,借助于这些期刊书籍极大地缓解了我对艺术的渴求。”贺文清回忆到。




上初中后,贺文清上了县文化馆的兴趣班。他告诉记者:“在兴趣班上才知道了素描、速写的专业训练方向和造型艺术的基本规律。我就一边学习,一边在心中默默有了报考艺术院校的志向。”从那时起,贺文清的绘画练习几乎没有间断,通过这样的自律和坚持,他的高考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考上了心仪已久的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




进入大学后,按他的话说:“就像一个野孩子进入了艺术殿堂”。贺文清艺术观的形成也得益于美院时期。“当时的油画系师资力量很强,都是在全国有影响的老师任教,那时正处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也是艺术、美术在改革开放初期最为活跃的时候,各类讲座时常在学校举办,比如有国内最早赴欧美博物馆美术馆考察的钟涵,蔡亮等诸多先生,他们一边讲看到大师原作时的感受,一边播放当时现场拍摄的大量的幻灯片,每播放一幅,我们如饥似渴地睁大眼睛看,我作为一个陇南山区来的‘白丁’,沉浸于浓厚的学术氛围中,使我获益匪浅,大量的观看学会了分析鉴别,最重要的是也提高了我的眼界。”贺文清告诉记者。



毕业后,贺文清一直从事与美术有关的工作。工作间隙,他天南地北地跑了很多地方。“采风对搞艺术的人非常重要,那时我通过感受不同的地域风物,偶尔也参加一些省内的画展。”之后,贺文清考察了欧美多国的博物馆、美术馆,直接感受学习揣摩大师的作品。贺文清说:“既然油画和水彩画是舶来品,就是要用追根溯源的方法去深入思考、研究、练习。我个人喜欢近现代的美国画家怀斯、萨金特,西班牙的索罗拉,法国19世纪的勒帕热、米勒的作品,他们的作品都是建立在非常高超的造型基础上,画面才呈现出不同形式的感染力,色彩或热烈、或微妙、或单纯,作品蕴含着作者对于周边事物的观点和情感,也就非常能打动人心,让人过目不忘。另外,之所以喜欢他们的作品,是和我年少时在乡下、县城的成长经历有关,由于不发达的交通,反而对于当地质朴的风土民情有了缓冲的保护,所以在我的作品中,有一半以上的作品都是反映家乡风情和甘肃、西北特有的民族、风光的内容,因为那是我最为熟悉的生活,而且感触太深。”




由于互联网的便利和画展信息的畅通,近些年,贺文清在国内外各大比赛和评选中多次有幸入选、获奖,在获奖作品中尤其以水彩画居多。“水彩的偶然性,不可控性也令我痴迷,很多时候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特殊效果,这也是目前国内外有众多水彩画家热衷于此的一个原因。”通过近几年参加展览和交流实践,贺文清得到了国内外有影响的画家的肯定和鼓励。贺文清说:“他们的赞许让我这个身处西北僻壤的人有了信心。我发现国内外展览赛事的评判标准基本上有共同的标准,那就是画面的结构合理完整,主题明确,表达顺畅,画面的氛围能打动人心。国外的展览评判侧重画面效果的感染力和技术难度,还有个人的情感述说。国内的展览侧重画面的完整度,主题的明确性。”



在快捷的读图时代,受众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各种媒介欣赏艺术作品,那么,水彩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如何吸引观众走进画展静心欣呢?贺文清沉思片刻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文化的追求随之增多,直观来说水彩画以清新亮丽、水色氤氲的特点吸引着众多的观众甚至狂热的爱好者,就如同西方乐器中的小提琴、钢琴,在国内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因为水彩画几乎是每个人在小学最初的教育阶段就接触到的绘画形式。对艺术的渴求就像一个人的本能,口渴了会找水喝一样,人也需要精神上的慰籍,他就会去寻找,也许读书、也许听音乐,也许欣赏一幅画。但是前提是作品的质量一定要好,要对得起自己的初衷,也要对得起观众。好的作品就会和观众产生共鸣,打动观众,给观众愉悦或安慰,通过口口相传会有更多的观众。”




近30年来,中国的水彩画的发展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国内的美术院校的学科设置上纷纷设立了水彩画专业和学位的授予。那么,水彩画的审美标准与国人传统的审美有何异曲同工之妙呢?贺文清认为:“水彩画虽然是舶来品,但在以国画为土壤的背景下,水彩画在中国的发展真是如鱼得水,因为中国的传统绘画就是以毛笔蘸水进行了千年,国人太适合这种绘画形式了!水墨交融和水色交融不谋而合。现在有个说法是‘中国水彩就是世界水彩’,这个说法可能有点过,但是根据国际性的水彩展览比赛结果来看,奖项有少半被中国画家获得,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我们的画家基数多,参与者众,造型基础好,我相信这种势头会越来越迅猛。”



近年来,贺文清还在一些高校做研究生校外导师“水彩画入门容易但画好有难度,加之有水色在纸上的变化难以控制,和不好修改的特点,所以需要进行大量的造型基础训练。所以我跟学生们说,学习画画就如同盖房子,夯实基础,墙体立柱横平竖直才能盖出来一间合格的房子,反之就是‘危房’。学习水彩画前提是解决素描、速写的基本问题,再用水彩工具进行从简单到复杂物体的描绘,逐步掌握水色变化的规律,熟能生巧就会正真入门、享受水彩画的乐趣。”所谓“大道至简”贺文清说。水彩画上手也很容易,一朵花,一个水果可以用水彩呈现出一幅鲜艳欲滴作品。所以说水彩画的受众群基于每个人最初的艺术教育就接触到的形式,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解水彩画,走进展览馆欣赏水彩画。


经过近20多年对于水彩画的实践和研究,贺文清借用欧洲古典的造型形式和印象派的色彩体系运用在他的水彩画实践中,创作出有时代感,具有新颖的视觉形式和感受的作品。贺文清告诉记者:“到目前我没有刻意去追求风格或画面效果,只是想用最淳朴最简单的表现形式完成作品,之所以没有刻意增加辨识度和风格语言强度,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还在学习的过程之中,还有很多在造型、技法上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我想,个人风格可能就在多年实践后自然会有流露,说不定一直不会出现,这点上还真是未知数。但‘做而不求’——就是我对艺术的现实心态,因为这样我的创作才是自由的,跳跃的,不可预测的,这也是钻研艺术的乐趣之所在。”


贺文清

1987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美协水彩水粉画艺委会副主任。水彩画作品分别入选第七、第九、第十、第十二届“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以及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水彩双年展;曾获2018广西水彩年度展“优秀作品奖”;2018(中国)长春水彩双年展“优秀奖”;2019年获得第3届埃及国际水彩竞赛印象类静物金奖;2020年第40届美国圣迭戈水彩协会年度国际水彩展“琳达•道尔优秀奖”、第10届美国海景画展“特别表彰奖”。2019年入选美国国家水彩画协会第99届国际展;入选2020年第41届美国宾夕法尼亚水彩协会年度国际水彩展、第51届加利福尼亚水彩协会年度国际水彩展、第95届加拿大水彩协会年度国际公开展以入意大利乌尔比诺水彩节、法布里亚诺水彩节。





文章推荐
图片展示

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8448号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华人卫视(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19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0927号  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编号:京B2-20190242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7X8小时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