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叶星生:为西藏而守望 为藏派探创新

浏览:166 发表时间:2018-08-09 14:32:42

“丹青难写是精神。”艺术不是无根之水,艺术家需要熟悉和了解传统文化和民族遗产,才能创作出有根基的作品,才能从骨子里找到最美好的东西。作为画家、收藏家、藏学研究家的叶星生常说:“我是以艺术家的眼光来搞收藏,有了藏品便进行研究,研究的成果又来提升、滋养我的绘画,三者相辅相成、循序渐进。”

  叶星生,因多次将珍贵唐卡、西藏民俗物品等数千件个人收藏捐给国家和寺庙而备受关注,是众所周知的收藏家和藏学研究家。但叶星生始终坚持自己的“第一身份”是画家,他的“藏派丹青”从未停止过耕耘,其笔下绘出的都是西藏和西藏人民的美好。、

  在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艺术合作论坛上,记者有缘走近叶星生,走近这位用尽一生时光、凭一己之力不懈地为藏文化的传承发展而努力的艺术家。作为画家,叶星生像一匹野马,无拘无束,任性地奔驰在国画、布画、壁画、雕塑等各个领域。作为收藏家,叶星生大开大合,收了又捐,捐后又收。

  如今,除了收藏,他还在创新西藏布画、结合水墨语言和唐卡艺术形式的宗教主题绘画、融藏品和创作于一身的拓绘系列作品,让古老的藏文化符号活跃在当代艺术语境中,与不同的艺术语汇碰撞出蓬勃的生命力。

  藏派丹青:为西藏讴歌

  “我原本就是一个画家。”在收藏家和藏学家的名望日益掩盖叶星生艺术创作成就的今天,每次见到新朋友,叶星生都会在开篇这样介绍自己。

  叶星生的身上有四川人的典型特点,个子不高,眼睛大而有神,说话语速快且眉飞色舞。他的话语中既有川调也有藏腔,来北京后也染上了京韵。虽年近古稀却思维敏捷,谈起往事如数家珍。他在创作和收藏上获得的成就,绝非偶然天赐,而是默默耕耘的结果。

  1979年创作的布画《赛牦牛》是叶星生的成名作,这个既有传统藏画特色又有国画风韵的作品曾经难倒了美展评委,因为这种在棉布上的绘画无法归入已有的画类,最终只得按画布材质被命名为“布画”,并在《人民日报》《中国书画》等报刊上作了刊登介绍,从此开辟了沿用近40年的“布画”种类。《赛牦牛》在获得西藏自治区美展一等奖、全国美展二等奖之后,叶星生被邀请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创作壁画。

  在人民大会堂西藏厅,至今还保留着叶星生1980年作为组长带队创作的《扎西德勒》等七幅壁画,藏语“扎西德勒”是吉祥如意的意思。《扎西德勒》借鉴了藏画的对称布局及装饰技法,全画采用三个不同的圆形画幅,中间的圆形画幅中,以一组藏历年的供品摆饰“羊头、青苗、吉祥双斗”等为圆心,围绕着13个跳锅庄的藏族人民形象。整幅画作背景中有布达拉宫和红日,展现出藏历新年的欢庆场面。

  这幅作品高4.5米、长18米,共有71个人物、49种动物,从1980年始至1985年底,反复设计了19稿,用了5年时间完成。只有真正熟悉和了解藏族人节日习俗和思想感情的人,才能准确把握壁画的内容;只有深入学习过西藏传统绘画艺术的人,才能找到最好的表现形式。叶星生凭借20年来对西藏的丰厚积累,成为创作的不二人选。

  出生在四川的叶星生,从小跟外祖父生活。在6岁的时候,幸运地遇到住在同院的四川画家冯灌父。在冯灌父的鼓励和帮助下,叶星生开始接触艺术,并沉迷在画画之中。在小学期间,叶星生又受到美术老师陈道尊的偏爱,开始系统地学习水彩画。之后,更进一步得到画家周子奇、陈亮清传授国画。进藏后,他成为拉萨中学第一位汉族学生,有幸拜入西洛——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宫廷画师、后藏地区勉萨(新勉唐)画派第六代传人的门下。在人民大会堂创作期间,还与画家李苦禅有过深交,得到了他的言传身教,李苦禅为叶星生提笔“藏派丹青”,为其指明创作方向。



文章推荐
图片展示

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8448号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华人卫视(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19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0927号  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编号:京B2-20190242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7X8小时
在线客服